肉棒公主 第十六章 性爱游戏

    时间:2018-06-13 几天以后,尼白地城停止了雨雪,冬天的阳光凿开了云层,照在地上;还有不到一星期,便是尼白地王国,也是整个勒斯弗蒂大陆所有国家在冬天里最重要的节日──性交节,或称作性爱节。跟地球的圣诞节差不多,都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只是由于曆法计算的不同,勒斯弗蒂的十二月相当于地球西曆的一月,因此要相隔一个寒冷的月份才来到这住节。根据《圣典》的记载,他们的女神以罗伊的儿子尔撒曾经在千年多前降生于世上拯救罪人,把人类从道德的枷锁里解放出来,因此在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称之为「性爱夜」的晚上,根据传统,人们就会在家中举行群交派对或性爱派对庆祝,有些父母还刻意让未破处的女孩和男孩在当天晚上举行开苞的盛事,认为这是一种祝福。他们没有圣诞老人,取而代之的是「性爱者」──通常都是年青或是成年的双性人、女人或男人,在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会独自或是连群结队的去四处「探访」相熟的人或是陌生人,逐家逐户的干炮,有时候也会负责担任为孩子们破处的重任。人们也会互相交换礼物,不过重点还是性爱。
      经过了疯狂的性爱夜之后,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就是性爱节的正日,教会就会举行公开的群交聚会,有的信徒会出席,不过很多都会因为之前的晚上已经累透而无法在上午出席,于是只好出席下午的聚会。然后晚上人们又会逐渐疯狂的性爱,直到十二月二十六日才回复正常。不过,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的除夕的时候,人们往往又会再次疯狂的通宵性爱,因此这整个星期被称之为「性爱周」。
      在尼白地城里,节日的气氛愈来愈浓厚;根据传统,大型商舖和富人的家门外都会竖立起裸女或裸男的雕像,然后再为雕像加上自慰棒、胸罩、三角裤或是戴上护士帽、学生校服等作为粉饰,视乎那人的癖好。而部分妓院和酒店的门外也张贴出告示,在性爱夜当日提供各式各样的召妓优惠以吸引顾客光顾。除此以外,綵带等装饰也是随处可见。
      由于这另人性慾高胀和兴奋勃勃的日子即将来临,因此亚历山德拉女王已经安排在维纳斯城部署的士兵全部在假期前返乡,只留下守军与农民军等本土的武装部队驻守维纳斯城。虽然如此的举动遭到大臣们,包括宠臣黑兹尔和丹尼斯多次的劝阻,可是在马丁的支持之下,亚历山德拉还是决定让军队提早回乡,反正她也认为现在理查的焦点已经不再是前线的维纳斯城,而是她的子宫和阴唇,战场就在王宫的床上,而不在维纳斯城;她继续指示苏菲亚执行她的反击计划。
      虽然节日将至,但是假期还未来临,因此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如常要主持会议,而阿加莎还要到大学里讲课,苏菲亚和西莉亚也要回去教会工作,因此在这个早上阿曼达便无人陪伴,只好独个儿被关在房间里。不过由于昨晚阿曼达才又因为激烈的性爱而疲累不堪,因此她只是吩咐已经放假的罗斯玛丽与杰娜一同看管阿曼达;而亚历山德拉又派兵把守房间的四周,用铁练把门锁起来。
      可是,苏菲亚却没有料到自己竟然所托非人。那天早上,杰娜坐在树上,树根慢条斯理的在花园里散步,让全身赤裸的罗斯玛丽坐在她的大腿上,享受她的肉棒温柔的服待。杰娜的大肉棒插在罗斯玛丽的阴道里,阴唇紧紧环抱着红色的龟头,上下晃动的双乳和肉棒被杰娜嫩滑的手紧紧抓着,嘴巴高声地娇吟起来。
      「你真是个淫秽的小蕩妇……」杰娜高兴地笑着说。「看你的肉棒都挺直起来了。」
      「啊啊啊……是吗……」罗斯玛丽轻声地回应。
      「罗斯玛丽,你的阴唇服待了我这么久,除了精液以外我却没有给你些什么……」杰娜说。「我可是树精灵来的嘛……怎能亏待我的僕人呢。这样吧,你有什么愿望的话,儘管告诉我。」
      「啊啊啊啊啊……真的吗……」
      「真的,快点说出来吧。」于是杰娜的肉棒暂时停止了抽插,双臂环抱罗斯玛丽的纤腰,嘴巴伸出舌头,舔舐着充满阳光气息的脸颊。
      「哈……那么,把我的将来告诉我吧……」罗斯玛丽笑着说。据说树精灵都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只是不太準确,而且也只能得知部分的片段而已。
      「这个嘛……好吧……但是你要忍着痛楚。」于是,杰娜的肉棒再次激烈地插入罗斯玛丽的下体,弄得罗斯玛丽大呼小叫,全身摇晃,除了呻吟以外,什么也说不出来。
      「让我的龟头窥探一下你的思想,再推算一下你的将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罗斯玛丽高声地叫喊、狂笑,彷彿发疯了,肉棒和阴囊随风摆动,乳房弹来弹去,头髮乱糟糟的。
      罗斯玛丽的呻吟声马上吸引起阿曼达的注意。她躲在树干里,装扮成是一棵枯树,从远处偷看;至于那些负责把守房间周围的侍卫和服待她的僕人们,阴道被塞入了大肉棒,肛门插着大肉茎,完全被制服,在这冰天雪地的环境之下接受阿曼达无情的变态凌辱。只是因为所有人都被藏在那二次元空间的树干里,因此,除了他们自己和阿曼达以外,没有人看见他们的惨状,也没有人听见他们的惨叫。
      「现在也是我走出来王宫狩猎的时候了吧。杰娜和罗斯玛丽这两个贱妇的样子真淫蕩呢,看来要我的肉棒教训一下她们才行;咦,那儿有猎物呢,算你们二人走运,我待会儿才过来跟你们玩耍。」阿曼达自言自语的奸笑着说。于是「枯树」便慢慢地远离杰娜和罗斯玛丽,朝着猎物的方向走过去。
      与此同时,激烈的插入很快便停止下来。杰娜似乎已经得知罗斯玛丽的未来了。
      「啊啊……怎么了……」罗斯玛丽兴奋地、喘嘘嘘的问。
      「你将来会……成为阿加莎身边的举足轻重的宠臣。」杰娜说。「可能是当上枢密院或是监察院院长,或是内政大臣之类……甚至可能还成为首相。」
      「哈哈,是吗……」
      「不过,你还欠缺了一点东西……」
      「那是什么?」罗斯玛丽认真地追问。
      「我的精液的祝福!」杰娜狂笑着,然后又突如其来的把肉棒往前挺,侵入罗斯玛丽的子宫颈。
      「啊啊啊啊……」于是罗斯玛丽再次发疯般似的尖叫起来。
      「转换一下姿势吧!」杰娜把肉棒从罗斯玛丽的下体抽出,然后抱起她软弱的身躯,使她躺在树根上,再如同狮子般蹼上前,压着她的下体,把龟头深入子宫,使得罗斯玛丽的全身再次不由自主的舞动起来。
      「高兴吗?」
      「啊啊啊啊啊啊……」罗斯玛丽已经无法说话,红唇只是发出呻吟的叫声。
      「咦,听起来你不太满意呢!」于是杰娜便吩咐一根树干的黑色大肉棒移到来罗斯玛丽的面前。罗斯玛丽便自动自觉的伸出左手,抓起肉棒,舌头舔弄着龟头,手温柔地套弄肉棒,阴茎马上就硬起来。
      「亲爱的,把它插进你的屁眼里去吧。」
      于是罗斯玛丽便拉着黑色大肉棒,把龟头指着屁眼;杰娜把龟头和罗斯玛丽的屁眼爱抚了一会,然后罗斯玛丽就把肉棒塞入自己的屁眼里。没多久,身体的动作也变得愈来愈激烈,罗斯玛丽的呻吟的声浪也加大了。
      「对了,啊,就是这种感觉!」杰娜狂笑起来,手抓紧罗斯玛丽的双乳和肉棒,嘴唇亲吻着对方的面颊,舌头不停的舔弄着,样子饥渴。
      「来吧,给我一点乳汁。」两根管子便迅速锁定了罗斯玛丽的乳头,末端的嘴唇把乳头紧紧包裹起来;再加上杰娜大力的挤压了几下,乳汁便迅速释出,流入管子,被杰娜吸吮。
      「啊啊啊啊……快点射出来吧……」
      「不行,这下子我要射在你的嘴巴上……」杰娜奸笑着说,忽然把肉棒从罗斯玛丽的下体退出,拉着罗斯玛丽的长髮,把肉棒一下子塞进细小的嘴巴里;罗斯玛丽的舌尖把龟头舔了几下,精液便从龟头喷出来。
      「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没多久,杰娜又把肉棒从罗斯玛丽的嘴巴里退出;于是罗斯玛丽只好张开着贪婪的嘴巴,一边尖叫着,一边吞嚥着精液。滚烫的肉棒起劲地拍打着罗斯玛丽的脸儿,在短短几秒之间,精液已经喷得满脸一片白浊。……
      这时候阿曼达不知不觉已经来到花园的东侧;那儿是新建的部分,有一个宽阔的池塘,不过水面已经结上一层厚冰,好像精液盖着少男的脸颊一样。四周是一片中式的苏州园林,只是大部分花朵都谢了,除了一些针叶树以外,树上也不见绿叶。池的一端连接着一条宽阔的小河,就像阴囊接着肉棒一样,与花园的其他小河相连。小河上有大大小小的桥,旁边还有一座凉亨;那就是刚才吸引阿曼达的娇吟声的源头。
      「啊啊啊啊啊……你这小子……啊啊,别这么大力吧……」
      「你不喜欢了吗?」
      「啊啊啊啊……不是……」
      「那就乖乖地享受一下吧!」原来这两个野外干炮的家伙是巴里和尼古拉斯。
      尼古拉斯双膝跪在地上,挺起臀部,坚硬的肉棒摇摇摆摆,屁眼任由巴里的肉棒插入。巴里嫩滑的手爱抚着尼古拉斯的肉棒,肉棒却粗暴的向屁眼进攻。
      「我就是喜欢这种淫蕩的家伙。」于是阿曼达便从树上跃下,迅速张开两双强壮的双臂,咆哮了一声,跃在半空中,蹼向巴里,粗暴地把他抓起来,将下体的大肉棒迅速插入巴里的屁眼,引起一阵惊慌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树精灵大人啊……什么……啊啊啊!」尼古拉斯的屁眼马上又多插入了一根肉棒,接着嘴巴也被肉棒封闭住了;两个小男孩马上就马马被阿曼达的双臂抱起来。
      然而,就在阿曼达的龟头深入巴里纯洁的屁眼,触碰直肠的一刻,一股力量忽然从龟头涌上阿曼达的脑袋,直接冲向在远处控制着阿曼达的理查;理查被这股力量往后一推,倒在地上。同一时间,阿曼达也楞住了,双眼凝视着巴里,肉棒停止了抽插,双手和双脚僵硬起来。而那些被藏在树干里的僕人和侍卫们都忽然被抛出来,掉在地上。可是,肉棒依然没有离开两位少男的肛门。
      听见尖叫的声音,杰娜和罗斯玛丽忽然从性爱的荒淫中惊醒;杰娜抱起罗斯玛丽,阴唇包裹着罗斯玛丽的龟头,舌头碰着那黏满精液的脸颊,坐在树根上,走到来凉亭下,看见阿曼达把两位少男抓起来了,就急忙伸出多根肉棒,拉着阿曼达的双手和双脚,制止她的姦淫;当阿曼达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杰娜抓住了,动弹不得。
      「想不到她还有力气走出来狩猎呢……」杰娜说。「幸好我们还能够及时制止她。」
      「可是……我们应当如何向女王陛下和我妈交代?」
      晚上,杰娜与罗斯玛丽果然被苏菲亚召到来亚历山德拉的书房里训话了。二人站在书桌面前,默不作声,整间书房就只有苏菲亚滔滔不绝的责骂和西莉亚语重心长的劝导。两位熟女在杰娜和罗斯玛丽的身边转来转去,然而马丁却默不作声地坐在亚历山德拉的大腿上,爱抚着她的乳房;至于亚历山德拉也只是发出几声呻吟而已。
      「你们怎可以擅离职守的呢?这次阿曼达差点把巴里和尼古拉斯强暴了,下次她甚至还可能姦淫亚历山德拉女王收养在宫中的孩子们,甚至还可能走到街头上在光天白日之下强姦路上的少女和少男……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何等糟糕的事情?」
      苏菲亚严厉地斥责说。「被强姦,因奸授孕或是下体出血还是小事,可是如果人人都因而沦为阿曼达的性奴的话,你们说怎么办?」
      「就是嘛……你们要知道现在的阿曼达已经不能控制自己,是完全受理查操纵的。」西莉亚平静地说。「因此绝对不可以让她单独离开房间活动,要不然恐怕连宫中的小狗的屁眼也不得逃避她的肉棒的入侵。你们应当用你们的阴唇好好制约着她的龟头,免得她生事……」
      「够了,我可是树精灵,你们这些人类没有资格命令我。」面对苏菲亚的斥责,罗斯玛丽只好低着头沉默下来;相反地杰娜却理直气壮的大声反驳苏菲亚的说话。「你们这些愚蠢无知的人类又懂些什么?明明是你们的计划出错了,就把责任加在我身上,算什么意思?」
      「你可别以为自己是精灵就很了不起,我可是主教,地位比你这个普通的精灵来得高!」苏菲亚说。「当初我请罗斯玛丽带你回来是为了拯救阿曼达和化解危机;勾引罗斯玛丽也算了,现在犯了大错还在推卸责任,算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房门传来敲门的声音和一把甜美的女声说:「妈,我是阿加莎。」
      于是亚历山德拉就让她进来。阿加莎看见苏菲亚和杰娜争吵得脸红耳赤,就走到罗斯玛丽旁边,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罗斯玛丽并没有回答。
      「什么勾引?你的女儿是心甘情愿的把她的子宫交付在我的肉棒之下的。我是树精灵,凡是被我看上眼的人类,都必须与我交合。就是我把她的肚子弄大了,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人类能够与树精灵性爱,应当是感到荣幸才对!」
      「你这样说,是不是连我也要当你的性奴,为你生小孩?你这样与理查又有什么分别!」
      「你这淫妇,给我住口!」杰娜忽然如同狠般蹼向苏菲亚,把她压在地上,迅速揭起裙子,拉开内裤,把龟头朝着阴唇;苏菲亚不停地挣扎,也无法挣脱。
      焦急的西莉亚马上走上前拉着杰娜,想阻止她,可是却被抓起来,一根粗大的肉棒无情地塞入她那细小的嘴巴里,弄得她透不过气来。无论罗斯玛丽如何的劝阻,杰娜还是无动于衷。至于阿加莎,则默不作声,静观其变,无意上前阻止,反而想看一下杰娜如何用那强悍的肉棒把苏菲亚制服。
      「住手!」亚历山德拉起劲的朝着书桌拍了一下,使杰娜吓呆了一会;虽然尼白地王国的树精灵向来对于人类有点轻视的态度,但是亚历山德拉始终是尼白地王国的女王,而且比较德高望重,又曾经被女神「宠幸」(次数亦非常之频密,可是她与女神的关係又是另一段故事了……),受女神保护,因此树精灵们或多或少也会对她有点儿尊重。看在亚历山德拉的份上,杰娜马上就把西莉亚和苏菲亚放开,退回罗斯玛丽身旁。
      「现在不是指责任何人的时候,而是分析问题的时候。」亚历山德拉严肃地说。「明显地,阿曼达和理查的法力的流失并没有我们想像中那么见效;最少她还能利用魔法把门外的铁和铁锁「在瞬间毁掉」──这是侍卫们的回报的说法。
      这可是目前人类无法掌握的高级魔法;这就说明阿曼达身上的力量没有减退太多。」
      「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她的体力明明已经大幅下降的啊。」马丁说。
      「是的,可是目前看起来,我们成功消耗的力量就只有阿曼达身上的体力。
      苏菲亚,我说的不错了吧?」亚历山德拉问。
      「是的,女王,可是……很可能我们的事情已经被理查知道了。」苏菲亚担忧地说。
      「很可能?事实上,他早就已经知道了。」亚历山德拉不以为然的说。
      「什么……你是怎样知道的?」
      「你忘了吗?我们还有间碟在理查身边。由于这人法力高强,暂时也未必理查识破。」亚历山德拉说。「既然理查可以在王宫里安放间碟的话,我们也可以在他身旁部署间碟。」
      「什么?王宫里也有间碟吗?」罗斯玛丽惊讶地说。
      「是的,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所谓,反正他也是我们的人;幸好我们之间隔着一片汪洋,削弱了理查的力量,他才不知道自己这个间谍竟然是我们安排的双重间谍。」亚历山德拉说。
      「那我们应当怎样做?」罗斯玛丽焦急地问。
      「苏菲亚,西莉亚,你们的看法如何?」亚历山德拉问,右手继续爱抚着马丁的下体,套弄着藏在内裤里的肉棒。至于马丁,除了间歇发出呻吟的声音以外,也不甘示弱,左手伸入内裤里,爱抚亚历山德拉的阴蒂。
      「我想……看来所有人类和精灵的方法都行不通了。」西莉亚说,双眼凝视着马丁淫秽的眼神,下体的肉棒在不知不觉之间勃起来了。「我们只好祈求上帝保佑……」
      「等一下,我还有别的办法。」阿加莎突然地说。「苏菲亚老师,还记得上前在修道院的事情了吗?据说要拯救那些「被自己身上强大的力量所操控的人」,就得让他或她与一个与自己相爱,而且拥有纯洁的胴体的人干炮才行……那么如果是「被他人的强大力量所操纵」的人,又是否可以藉此方法拯救她?」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就是这真是可行,我们可以从那里找一个与阿曼达「相爱」而且又「纯洁」的人呢?再说,我对于民间传说不太了解……西莉亚,你意下如何?」苏菲亚问。
      「以我所知,阿加莎的提议未必不可行。」西莉亚说,双眼依然凝视着马丁的肉棒。「事实上,「相爱」这种条件只是尼白地王国传说的说法,霍伦约特所流传的版本只是要求一个「真正关心对方」的人就可以了……」
      「那还不也是传说了吗……」马丁插嘴说,双眼发出诱人的目光,引诱着西莉亚。
      「是的,但是我们也要尝试一下。」西莉亚说。「女王,不知你这书房里有没有《勒斯弗蒂百科全书》的第八卷……」
      「有,等一下。」于是亚历山德拉举起左手,一本如同字典般厚的百科全书便从左方第二排书柜的最高一行自行「飞」出来,瞬间就来到亚历山德拉的手上。
      「就是这本了吧?」
      「是的,女王……」正当西莉亚走上前,伸出双手,要接过书本的时候,亚历山德拉却把书本放在怀里。
      「西莉亚,肉棒挺直起来了吗?」
      面对亚历山德拉如此的提问,西莉亚的面颊马上发红了。
      「女王您怎会知道的呢……」
      「因为我的手在抚摸你的肉棒嘛。」这时候,西莉亚才注意到亚历山德拉的左手正在抚摸她的下体。「刚才看你的眼神,我就已经知道你被马丁这个淫蕩的男妓迷住了。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干他呢?」
      「啊啊……就是嘛……来干我吧……」马丁呻吟着说。
      「可是……我正在办正经的事情呢……」
      「伺候女王和国王就不正经了吗?快点……啊,与我们一起交合吧,这是命令。」亚历山德拉拉着西莉亚黑色的长髮,轻轻在她的面颊上吻了一下,然后马丁就张开双臂拥抱西莉亚;当两双朱唇相接的时候,二人就情不自禁的湿吻起来。
      「苏菲亚……你翻开书本来看看吧。」于是苏菲亚便翻开书本,找着看。
      「哦,就是这儿了……「如果有人或精灵被黑暗力量所操控……根据传说所指,只要找到纯洁的肉棒和纯洁的阴唇……当然,屁眼、乳房等也是不可缺少的……透过性交,就可以把心灵净化」。」苏菲亚说。
      「就是这样了。今天早上我们之所以能够成功阻止阿曼达,都是全靠巴里的屁眼使得阿曼达忽然楞住了。」罗斯玛丽说。
      「可是……这只是人类的传说而已。」杰娜说。「人类的传说从来都不太可靠……」
      「你怎么总是爱吹反调的呢?」苏菲亚不满地说。「难道你还有更好的方法了吗?」
      「既然经上预言是阿加莎公主一人要独自面对的话,我们怎么要干这么多事情呢?」杰娜反问道。
      「我们的所做的……只是一些辅助而已。当然最终阿加莎还是要与理查正面交锋。」苏菲亚又对阿加莎说:「阿加莎,看来这下子你要让巴里牺牲色相了;然而,拥有纯洁的阴唇的人我就是想不出来……依照上次在修道院的祭典上的情况来看,似乎克里斯延、罗斯玛丽、艾丽丝,还有我都无法符合纯洁阴唇的要求……」
      「或许玛丽亚可以试一下。」阿加莎说。
      「好的。那么新的计划就这样吧,性交节将近了,我想在节期以前完成一切的事情;两天之后我们就开始行事……同样是利用群交,不过这次的目的也只是分散注意力和引诱对方而已。届时……」
      「苏菲亚……啊啊,待会儿再谈吧……啊啊啊……现在让我们一起爽一下…
      …」不知在何时,亚历山德拉已经脱光衣服,躺在书桌上,而赤身露体的马丁和西莉亚如同孩子般埋首在巨大的双乳当中,吸吮乳汁。
      「可是,女王……」
      「过来吧,亲爱的……」亚历山德拉张开双腿,手翻开阴唇,含情脉脉的看着苏菲亚,引诱着她说。
      「那好吧……」在亚历山德拉的诱惑之下,苏菲亚缓缓地踏步走上前,弯下腰,嘴巴伸出舌头舔弄着阴唇。
      「我们也加入吧。」阿加莎的指头轻轻一动,苏菲亚、罗斯玛丽还有她自己身上的内外衣物在瞬间自动脱落。
      「既然大家如此兴致勃勃,就让我的肉棒把你们推向高潮吧。」杰娜奸笑一声,十多根肉棒马上把众人重重包围起来。
      「主教阁下,冒犯了!」苏菲亚还未来得及回应,双乳就已经被杰娜抓起来,阴唇一下子就被杰娜下体的肉棒挤开,龟头直入子宫,产生剧痛,使她高声地尖叫起来。她当然有点不高兴,可是却又因为这是女王的命令,不敢反抗。
      「杰娜,你别欺负苏菲亚……她可是我的情妇……」亚历山德拉话音未落,双手就拉着苏菲亚的长髮,向着后脑轻轻一压,将阴唇紧紧贴在她的嘴唇,不许她移动。然后,亚历山德拉又看上了罗斯玛丽的棕色的肉棒,把肉棒抓住了,将龟头放到嘴唇旁边,用舌头舔弄。至于马丁和西莉亚,却暂时被遗忘在旁边,只好互相的湿吻,用双手安慰对方已经硬起来的美艳的肉棒。
      「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杰娜的狂笑忽然变成兴奋的尖叫,回头观看才发现阿加莎的肉棒已经被自己湿漉漉的小阴唇紧紧环抱着。
      「咦……你的阴唇有点紧呢……」阿加莎笑着说。
      「那你的……阴唇呢?」
      「插进来吧……」
      「罗斯玛丽,你过来一下……」于是罗斯玛丽的肉棒便瞄準阿加莎淫秽的下体,龟头触碰阴唇,然后向前一推,闯入体内;难忍兴奋的阿加莎只好尖叫起来。
      没多久,杰娜又把一根肉棒塞入罗斯玛丽的下体,弄得她高声呻吟起来。
      「马丁、西莉亚……别躲在一旁吧,让我们一同来干炮……」在亚历山德拉的吩咐之下,马丁首先坐在亚历山德拉的身旁,让亚历山德拉背对着她的坐在上方;这时候,本来在舔弄阴唇的苏菲亚便把目标转移至马丁的龟头上。接着,马丁从后环抱着亚历山德拉的双乳,把她轻轻抬起,然后自己的身体往前倾,让西莉亚坐在桌上,使马丁自己被美艳的人妖和妖艳的淫妇前后夹击。在亚历山德拉的吩咐之下,马丁的肉棒首先侵入亚历山德拉的阴唇,然后西莉亚又把整根肉棒没入马丁的屁眼里;而多手的杰娜又把一根肉棒塞入西莉亚的屁眼里,弄得三人大呼小叫。亚历山德拉的娇吟是成熟而且妖艳的,然而马丁和西莉亚的娇吟的声音却如同刚破处的幼女的声音般温柔和娇嫩。
      「啊啊啊……谁……谁,想喝点精液?」杰娜问。结果每个人都张着嘴巴,伸出淫舌,想喝精液。
      「那好吧……」于是杰娜都给他们大部分人各一根肉棒,慢慢地品嚐;然而,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二人却要争相舔弄着一根肉棒。
      「为什么……啊啊……只有一根……」
      「啊,我想看看……你们争着吞精的样子……」
      「那么……苏菲亚……啊啊啊,我们一同分享吧……」于是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一同伸出淫秽的舌头,互相交缠在一起,舔弄着眼前的这根火红的肉棒。
      第一股精液首先喷射在马丁和西莉亚的小嘴巴里;肉棒在口腔里激烈地磨擦起来,使马丁和西莉亚的脸颊发红,然而嘴巴依然露出一副淫秽的微笑;当嘴巴盛不下精液的时候,洁白的黏液便从嘴角流出。
      然后另外的两根肉棒都逐一喷射精液,灌入阿加莎和罗斯玛丽饥饿的嘴巴里,只有那根夹在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的舌头之间的大肉棒的精液迟迟不肯走出来。
      她们轮流的把龟头含起来,又用手套弄,可是都无法诱使精液的喷发。
      「杰娜……快射精吧……这是女王的命令……」亚历山德拉温柔地轻声的说,脸颊发红,双眼散发出淫慾的神采。
      「女王,叫我一声……啊啊啊,主人……啊啊,我就给你射……」杰娜笑着说,阴唇依然不停地受到阿加莎的肉棒攻击,弄得全身发抖,兴奋地狂笑、尖叫。
      「主人……啊啊,快点射精吧……」亚历山德拉毫不犹疑地发出娇滴滴的声音,温柔地说。她知道树精灵那种自恃高高在上的心态,为了索取精液,便毫不介怀的叫她一声「主人」,反正杰娜被无恶意,只是想满足一下变态的淫慾而已。
      杰娜听见亚历山德拉甜美的回应,心里感到异常兴奋,还插在苏菲亚体内的肉棒也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
      没多久,夹在两条香舌之间的龟头终于源源不绝的喷出白色的浓精,射落在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的嘴巴里和脸儿上。两位熟女高声地尖叫起来;亚历山德拉的样子显得异常兴奋,然而苏菲亚叫起来却似乎有点勉强,声浪不大,而且也不够开扬,有点拘束。
      「啊啊啊……苏菲亚……是时候转换姿势了……」杰娜突然说。
      「什么?」
      「苏菲亚……啊啊,杰娜叫你做什么……啊,你就照样做吧……这是命令…
      …」在亚历山德拉的吩咐之下,苏菲亚只好乖乖地听从杰娜的要求;于是杰娜温柔地抱起苏菲亚白色的胴体,将肉棒缓缓退出,把她的身体翻转,让她躺在亚历山德拉的怀里,乳头朝着杰娜的淫舌。
      「亚历山德拉……」苏菲亚躺在亚历山德拉的怀里,轻声地说。
      「亲爱的,喷些乳汁出来吧……」亚历山德拉却忽然伸出双手环抱苏菲亚的双乳,起劲地挤压,弄得她尖叫起来;然而,习惯了被女王玩耍的苏菲亚的情绪很快便平服下来。然而,就在她才刚呼了一口气的时候,杰娜的肉棒又忽然高速地插入苏菲亚的女阴,使她高声地尖叫起来。
      「就是这种尖叫的声音!这才像是……啊啊啊,女人的呻吟声嘛。」杰娜笑着说。「阿加莎、罗斯玛丽……这样吧,啊啊……我们一同安着节奏干炮……」
      于是杰娜、阿加莎和罗斯玛丽的肉棒,便在同一时间分别向前推进,龟头深入子宫,製造一连串动听的娇吟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面对杰娜疯狂的攻势,苏菲亚显得无能为力,只好不断地呻吟、尖叫。此时她的乳头已经喷出乳汁,大部分都落入亚历山德拉的嘴巴里。苏菲亚心里想:如其继续板着脸儿,倒不如高高兴兴的被干炮一次就算了吧,然后赶快继续工作。与此同时,亚历山德拉的呻吟已经达到高峰,在前后夹击的攻势之下,马丁的肉棒终于爆发出巨大的精液,在亚历山德拉的子宫里激射起来。
      「啊啊啊啊……哈哈,要射了……」杰娜兴奋地狂笑着。「你的子宫……啊啊啊……要填满我的精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苏菲亚心里大叫不要,可是嘴巴却只能发出动物般的尖叫声。她害怕杰娜的精液会与自己的卵子结合,沦为杰娜的生殖机器,成为性奴;当然,在此时此刻,杰娜也只是纯粹为了兴奋和教训一下苏菲亚而已,并无其他意思,因此苏菲亚的担忧是枉然的。于是,肉棒便在苏菲亚的体内疯狂抽搐,射出大量白浊的精液,因为精液实在太多的关係,一滴又一滴的精液沿着肉棒顺流而下。
      然而荒淫的游戏并未结束。紧接着,杰娜急忙把苏菲亚发抖的肉体抱起来,放在一旁,然后便将眼前马丁的肉棒从亚历山德拉白浊的阴唇里抽出来,再将自己才刚发软的肉棒狠狠地塞入子宫里。
      「啊啊啊……女王……让我的肉棒,啊……为你的阴唇按摩一下吧……」
      「亲爱的亚历山德拉……玩够了吧……」
      「啊啊啊……好啊啊啊啊!」然而,亚历山德拉无视苏菲亚的说话,反而因为杰娜的一双充满淫慾的杏眼又再次疯狂地叫喊、呻吟起来。「干我吧,宠幸我吧……啊啊啊……」
      「阿加莎……啊,你的母亲……还真像你呢……」杰娜笑着说。
      「这当然啊……啊啊啊……」阿加莎一边娇吟着,一边轻声地说。
      「你们到底……有没有……听见我的说话……」被干得软弱无力的苏菲亚喘嘘嘘的、气愤地说。
      「苏菲亚,别吵吧……啊啊啊啊,我有我的安排……」亚历山德拉不以为然的说。她又吩咐马丁把已经变得软弱的肉棒塞进苏菲亚温暖的小嘴巴里磨擦起来,一方面要他的肉棒为下一次射精作準备,另一方面当然是为了让苏菲亚说不出话来。面对马丁突然的入侵,苏菲亚来不及反应,脸颊马上红起来,双手和双腿都被杰娜的肉棒缠住了,无法反抗。至于马丁,在兴奋地玩弄自己的肉棒的同时,西莉亚的双手抓紧他的肉棒,疯狂地插入他的屁眼,使得他高兴得死去活来,如同狗一样伸出舌头,嘴巴发出女孩子破处般的娇吟。
      这时候,罗斯玛丽那发红的肉棒快要把精液从龟头喷进阿加莎的子宫里了,而阿加莎的肉棒也被杰娜的阴唇磨得火热起来,龟头已经变得不由自主。
      「啊……想射了吗?」杰娜马上就看出两个双性小公主的意思,于是就催促她们射精。「那快点射吧……啊啊啊啊……你们的力量跑到那儿去了?赶快……
      啊啊啊啊啊,把你的慾望发洩出来……啊啊啊,差……啊,不多了……啊啊啊啊啊啊!」
      首先是杰娜,然后是阿加莎,再来的是罗斯玛丽,一同放声娇吟;罗斯玛丽紧紧抓着阿加莎的臀部,肆意地拍打,而阿加莎则选择抓紧杰娜的双乳和爱抚杰娜的大肉棒,舌头舔弄着她的脸颊。至于杰娜,两双手臂则同时挤压亚历山德拉的乳房,拍打她光滑的屁股,拉扯她的长髮和爱抚她的阴蒂。亚历山德拉全身发热,脸儿通红,与脸上的白浊融为一体。
      「啊啊啊……要射了啊啊啊啊……」罗斯玛丽率先高声地叫起来。
      「那我们……啊啊啊,一起射吧……」
      「不,啊啊啊……你们自己……啊啊,先射吧……啊啊啊啊……」杰娜的肉棒似乎还留恋着亚历山德拉阴唇的温暖,不希望一下子就射精。于是阿加莎和罗斯玛丽的肉棒便只好在爆发精液以前率先的在前方的阴道里高速喷射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于是阿加莎和杰娜便迅速高声地尖叫起来;两根肉棒如同猛兽般朝着阴唇飞禽大咬,精液彷彿洪水般向着子宫直捣黄龙。就是强壮的阿加莎和杰娜都无法反抗,也不愿意反抗如此的攻击。精液愈热,她们的脸
      儿就愈红;肉棒插得愈狠、愈快、愈深入,她们的红唇就张得愈开。狂笑的声音和疯狂的样子使众人都聚精汇神的注视着她们那激烈摇晃当中的乳房,当然还有整个肉体最诱人的部分──又长又直的大肉棒。
      「啊啊啊杰娜……你可以……啊,射了没有?」看见阿加莎和杰娜被干得痛快的样子,感到羡慕的亚历山德拉显得有点儿不耐烦。
      「啊啊啊……是的,陛下……」于是杰娜张开两双手臂,抱紧亚历山德拉,把她拉入怀里,深呼吸,然后肉棒突然退出阴唇,再猛烈地插入、抽出,高速地来回;被干得欲仙欲死的亚历山德拉只好发出高声的娇吟,以迷人的双眼和淫秽的叫声称颂杰娜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于是杰娜便赶快将肉棒里的精液,源源不绝的硬生生地从阴唇灌进子宫里。亚历山德拉的腹部轻微发胀,精液的温暖使舷下体和全身如同被火热一样,慾火焚身。
      看见亚历山德拉充满兽慾的样子,同样被淫慾沖昏头脑的杰娜很自然地把肉棒从温暖的阴唇里残忍地退出,将龟头狠狠地拍打在亚历山德拉美艳的红唇上,射得对方的脸儿儘是一片精液。
      这下子杰娜的精液好像射也射不完似的,当嘴巴完全灌满了精液,脸儿和头髮都变成一片雪白以后,射精还未停下来;但无论是杰娜和亚历山德拉都未能感到满足。于是,杰娜便索性从左右两方叫来几根肉棒,将大量的精液喷射在亚历山德拉和自己的全身。首当其冲的当然是两双嫩滑的巨乳。
      「啊啊啊啊……」两个黏满精液的肉体在精液停止喷射的瞬间,迅速拥抱对方,懒洋洋地躺在书桌上,互相交缠,两条淫舌很自然地湿吻起来。
      「如果你是我的性奴的话……我们可以每天性交,你说这是多么的美好哦…
      …」杰娜开玩笑地说。亚历山德拉当然明白这只是说笑而已,然而苏菲亚却显得有点紧张,要不是嘴巴里塞着一根肉棒,她早就引起另一场骂战,破坏了性爱的浪漫。
      「如果你是我的私妓的话……我们可以每晚做爱,你说这是多么的美好啊…
      …」亚历山德拉开玩笑的回应。
      「这样吧,妈,我建议你们可以这样……」阿加莎笑着说,「白天你就你杰娜的性奴,你要称她为女王,晚上杰娜就当你的私妓,她要叫你作主人,这种安排不错了吧?」
      「很好。」亚历山德拉和杰娜异口同声地说。
      就在这淫秽的笑声当中,苏菲亚心里想:此时此刻这几个家伙还只管做爱和说淫话,实在是不要得,心里甚为焦急。虽然她身为主教,但也不见得她对女神的信心比身为树精灵的杰娜强得多。然而,胸有成竹的亚历山德拉似乎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毫不担忧;不是说她早就安排一切,只是她对于自己的盘算很有信心。看起来理查的肉棒,在亚历山德拉的眼中,同样地在她的双性女儿,肉棒公主阿加莎眼中,也只是一条肉棒而已。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狼影视_哥也色蝴蝶谷_爱色成人网_黄色动画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